六作家在现场(上):从森林到城市,不同的生活却有共同的写作观
[ 编辑:桑科资讯 | 时间:2019-11-15 19:49:55 | 浏览:4813次 ]

云纹和郭云相连,云纹和郭云相连。在新中国70年的风雨历程中,文艺工作者汲取了建设和改革的巨大力量。“为人民”的创作一直是时代的主旋律和最强音。

我们介绍了活跃在文坛的六位中青年作家的创作经验。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有不同的写作起点。然而,他们都有相似的态度——他们把自己的作品深深扎根于生活场景,用自己的心灵和感情写属于人民大众的故事,并向人类的精神高度攀登。

陈应松:写生态,也表达广阔的现实世界

本报记者傅晓萍

我想写我渴望知道的生活,简单地说就是我渴望的生活。我渴望的生活是真实的生活。如果不深入体验,你会想到哪里?当你写下你渴望的生活时,你也在重建你的精神世界。

-陈应松

记者:莫言对你对神农架的描述有一个非常概括的评价:“陈应松用极其个性化的语言创造了一个充满噩梦和幻觉的华丽多彩的艺术世界。世界建在神农架上,但它超越了神农架。”当然,除了个性化的语言之外,还可以添加修饰词,如“广博的知识”、“丰富的感情”、“丰富的想象力”和“奇怪的故事”。正是因为这样的知识、感觉、想象、故事和语言,你的新长篇小说《森林沉默》吸引了我继续阅读。这部小说体现了某种全面性。我更感兴趣的是这本书是否是评论家李敬泽所说的“应该写在你的生活中”?

陈应松:我从2000年起就去神农架临时工作。近年来,我选择在神农架半隐居生活近20年。我写了几百万字的神农架系列小说,但没有一部是关于森林的。我总是想写一本关于森林的长书,我一直在为此做准备。这是为了增加尽可能多的关于森林的知识。我写了三年,换了一年,只有在我觉得有点喜欢的时候才拿出来。这确实是我一生应该写的书。既然我这辈子注定要去神农架,我就必须不辜负神农架。此外,神农架给了我一切。只有当我更了解她时,我才能真正爱她,全心全意地写她。我喜欢森林里狂野阴郁的气氛。森林是世界上最大的杂草。它古老的荒凉让人感到不知所措。人们会害怕失踪,因为这种消失的感觉会彻底征服你。这是一种返老还童的疾病。热爱森林很难。它太荒凉了,是我们古老思乡的废墟。

陈应松的《森林沉默》,原载于《中山》2019年第3期《长篇小说选》2019年第4期选编

记者:这部小说关于森林的知识真的很丰富。在你的附言中,它涉及近100种动植物,以及物候学、地质学、气象学和所有关于森林的想象。

陈应松:我说我想写得像植物和动物地图一样好,告诉人们如何描述山脉和河流。我想我应该做这样的事。这是开创性的。它就像一些自然的散文,非常美丽,可以给我小说中的村民们粗糙而残酷的生活增添一些温暖。在最后一章,我列出了神农架的很多花。我删除了很多。我想写360种花。我想打破一些限制,刺激阅读,但我最终还是屈服了。但适可而止,这是有意的,是为了给自己写下对森林的恐惧勇气。这种写作非常暴力,读者一定很新鲜。

记者:你可能想让森林说得太多,或者为寂静的森林说得太多,所以你需要让它们看起来更多,即使你只是在页面上留下一个名字。美国生态作家大卫·乔治·哈斯克尔写了一本书《看不见的森林》。言外之意是提醒人们“看到”森林。你写的《森林沉默》可能包含类似的提醒意图。

陈应松:我在这本小说中提到了大卫·乔治·哈斯克尔的这本书。这位作家非常伟大。他在一平方米的森林中写下了一片广阔森林的秘密。他广博的知识使人们钦佩他。这个人是生物学家。他在生物学领域的研究和调查最初是这样的。为了找一个一平方米的地方,他调查了昆虫和植物的分布。他没有想到的是生物学和文学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的观察和描述能力如此惊人。苔藓、蜗牛、鸟、萤火虫和一丛树梢都可以写出整个生物世界的秘密以及天然林生态的活力和复杂性。然而,我主要在小说中描写人。我不写醉酒的生物。我作品中对森林的描述很慷慨。如果我执行它们,有成千上万个单词。

我说我写了森林反对森林的精神压迫。虽然森林寂静无声,但众神在空中飞翔。黑暗中一切都是不可预知的。森林中的一切,鸟类和动物,都是活的、多彩的、壮丽的,都有自己的说话方式。森林永远不会沉默,但是我们这些生活在遥远而嘈杂的城市的人听不到森林的宏伟交响乐。森林是不可被欺负的,任何欺骗森林的人都会受到森林强烈的反击,永远不会有好下场。我只是想用语言来传递森林中的自然声音,看似寂静却又壮丽。

记者:李敬泽说,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山林是弱者,天生弱者。写这部小说,延续荆楚古代文学或写山水的传统,为“以人为本”的当代文学补课,你有使命感吗?

陈应松:事实上,中国山水文学非常发达。《楚辞》和《诗经》中有繁茂的植物。中国人对植物有着深刻的理解,并给它们取了个好听的名字。植被的名称大多是难以识别和书写的稀有词汇。它们神秘而神圣。从魏晋到唐宋,山水诗的发展达到了顶峰。没有山水诗(包括散文)创造的意境,我不知道中国文人应该怎样生活。中国古代散文和散文对山水的描写,以细腻丰富的文字达到了极致。作者描述和理解自然风景和山水的能力的丧失是近几十年的事情。随着全球化和城市化的快速推进,自然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消失,成为一种奢侈品和稀有的文学品种。我有一个小小的野心,要在文学作品中重现山水和山谷中花卉、树木、鸟类和动物的突出风情。因此,我不仅在《森林沉默》中煞费苦心地描写自然,而且在包括散文在内的其他作品中也描写自然风光。读者不仅可以阅读故事,还可以在我的作品中享受大自然的盛宴。

我还想谈谈山水,这对中国精神信仰的塑造,尤其是对中国文人的精神塑造、精神修养和经典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会一直走到水挡住我的路,然后坐着看冉冉升起的云彩,这是一种生活的境界,也是一种做人的态度。我不可能一直走下去,直到水挡住了我去广场舞会的路。还有一句老话,山可以夷平,水可以净化心灵。这座山如何平息人们内心的错误,只有去过这座山的人才知道。也有山包含吉祥的空气和水,被光祝福。格蕾丝是什么样的光?只有那些选择生活在水边的人才能体验到水的优雅。

神农架大九湖

记者:如果你是一个生态小说的作者,这就缩小了你的范围。事实上,你也写了许多关于现实主义主题的作品。

陈应松:西方生态学是自然的和学术的,中国生态学是现实的和社会的,古代生态学是人文的和哲学的。特别是在中国,生态肯定是一个社会问题。作为一名作家,生态学必须在现实中得到考虑。从我在神农架的学习和生活中,我得出了我的结论。因此,我不能成为一个纯粹的生态作家。虽然我渴望让我的作品更纯净、更安静、更干净、更学术性和更人性化,但我做不到。因此,我的作品是现实的,并且强烈地试图介入现实。它们旨在表达更广阔的现实世界。

记者:在中国这么多作家中,你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生活模式之一。因为你更强调作家走路的经验。作为一个有经验的作家,你认为文学和生活之间的关系如何?

陈应松:我经常在讲座中被问到这个问题,这引起了我的思考。例如,写生活不就是提倡写熟悉的生活吗?你为什么跑这么远来写一个奇怪的生活?提问者一定不明白,我也不明白。我问他,“你成功地写下了你熟悉的生活吗?”你真的认为你在生活中吗?什么样的生活值得写,你渴望写什么样的生活?卢萨似乎说他在巴黎发现了拉丁美洲。为什么他在美国找不到美国?如果莫言从来没有在高密住过,他就永远不会找到文学东北乡高密。此外,我不想写我熟悉的生活。我想写我渴望知道的生活,只是我渴望过的生活。我渴望的生活是真实的生活。如果不深入体验,你会想到哪里?当你写下你渴望的生活时,你也在重建你的精神世界,完成你的精神模型,纠正你的精神缺陷,防止你的精神愚蠢。我对自己说,写得远些,离上帝近些。

滕小兰:当时的上海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和丰富的矿藏。

本报记者张莹莹

这座城市一直在发生各种变化。新事物一直在每个行业和每个领域诞生。有太多,甚至太多要完成。只要你接近并真正理解,你就会产生许多创造性的欲望和冲动。

-滕小兰

一些读者形容阅读滕小兰的小说“感觉特别真实”。作为一名上海本土作家,滕小兰的特色是描绘一个正在发生的同时也在“发声”的上海。当她还是个住在浦东的孩子时,她见证了这片土地从贫瘠的土地发展成为全国乃至世界的金融中心。她在许多作品中写道: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对年轻夫妇写的《城市的月光》(Mountain in the City),不仅描绘了个人的生活历程,也描绘了浦东在时代变迁中的生动变化和发展,有大量的生活细节,如参加托福考试、炒股、下岗、寻找新的出路。《乘风破浪》(Ride the Wind)围绕浦东机场一家航空代理公司的生存和发展,书写两代“机场人”的内心纠葛和职业成长,首次以小说的形式为航空代理行业的发展留下注脚和印象。伦敦金融城专注于金融领域,为两代金融家创造了“新的文学形象”。

浦东的崛起过程铭刻在滕小兰的许多作品中。

作为浦东发展开放的见证人,滕小兰不仅感受到了外部环境的变化,也感受到了浦东人民饮食、服装、住房和交通的改善,以及他们心理自信心的不断增强。不久前,滕小兰小时候也问过他的长辈和祖母的家,在哪里?老人指着金茂大厦附近说,在这里。从一条老街和一家破旧的香烟纸店、一个小蔬菜市场和一所学校到一个遥远的劳动剧院,道路狭窄,空间狭小。孩子们的活动区域基本上在附近一公里以内。这一场景在滕小兰的童年时代就已经固定了很长时间,与今天浦东的新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种自发的骄傲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方面,将在我的写作中无意识地显露出来."

在关于浦东的写作中,“城市中的城市”的特殊性是显而易见的——作为中国作家协会指定的深度生活的选题,滕小兰在为期两个月的银行监测中观察、研究、询问和实践。他不仅走访了前台、信贷、控风、审计等不同岗位,还阅读了大量内部文件和档案,不断与相关人员沟通,只有在充分了解他们的工作条件后,才开始构思作品和人物。在复杂而忙碌的工作中,滕小兰意识到金融领域也有其特有的严谨性——金融中没有琐碎的事情。数据和操作过程中的任何疏忽都会导致严重后果。这也使得在职和在职金融家与日常笑话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专注、专业、一丝不苟和专注。所有这些都被纳入了她的作品的细节。

浦东新区陆家嘴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金融中心之一

这也是滕小兰在创作前第一次写出如此完整的人物设计和轮廓。仅主要的单字符设计就写了5000到6000个单词。在收集了大量资料后,滕小兰给读者带来了一部既轻又重的作品。重在推进实体经济发展、金融领域安全监管、中国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成就、新时期中国金融的新发展等热点问题和重大事件。光的逃离在于她切入主题,从女性独特的视角讲述故事,讲述像流水一样流动的故事。在为这项工作举办的研讨会上,审查专家普遍认识到“城市之城”主题和时代的特殊性。评论家认为,这部作品聚焦于普通作家难以触及的主题,向读者展示了一个新世界,丰富了中国作家协会指定的深度生活项目的作品风格,值得鼓励和进一步探讨。

继《城市之城》之后,滕小兰的小说《心居》(暂命名)也告一段落。在这部聚焦于上海“生活”的作品中,她描写了当前的生活,特别是过去两年住房市场改革和住房政策调整对普通人住房问题的影响。虽然没有明确以浦东为写作背景,但据记载,滕小兰发现小说中所写的建筑和住宅区越来越像他所关注的地方、行走时经过的地方以及朋友们提到的地方。作为一部只有一两年时间跨度的作品,这部作品的写作过程几乎与故事过程同步——她笔下的人物所经历的“现在”正是上海市民所经历的现在。在非自愿的写作中,逐渐显现出为上海的发展变化树立这幅图景的现实意义:“写作可能没有明确的目的,但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一点一点地讲述城市的发展变化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它被写下来,它可能会保存一种外观。”

上海的千灯是滕小兰作品中永恒的主题。她笔下的人物所经历的“现在”,正是上海市民所经历的现在。

与许多作家擅长写作的回眸和记忆相比,滕小兰在近期作品中表现出的即时性是显而易见的——无论城市发生了什么,她作品中出现了什么。在她看来,直接面对当前的现实不是刻意的炫耀,而是一种自然的选择。因为我们距离太近,所以在空间上没有“距离之美”,在时间上也没有“情感奖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写礼物,在这里很难。就作者而言,要采取的第一步可能是“真相”。这是基础。”

“这座城市一直在发生各种变化。新事物一直在每个行业和每个领域诞生。有太多,甚至太多要完成。只要你接近并真正理解,你就会产生许多创造性的欲望和冲动。”对滕小兰来说,当时的上海是作家取之不尽的资源。为了写一个好故事,有必要深入生活,挖掘素材。“对现实生活的处理可能是一个谨慎的问题。风筝线在作者手中。只要绳子足够紧足够粗,你就可以自信地让它飞起来。”

陈仓:从悬而未决到根,伟大的文学作品都是活的。

我们的记者袁欢

伟大的文学作品实际上不是写的或想象的,而是活的。只有活的作品才能有血肉、真正的痛苦和快乐,并反映时代精神。陈仓

从“回不去的家乡”到“接受我们的上海”,从“城市系列”到“扎根系列”,作家陈仓以不断的步伐完成了一个农民从陕西冯丹县到上海这个城市的“城市”迁移过程。

这种变化体现在文学作品中,更沉淀、更深刻。他努力写人们在大移民时代是如何流动和定居的,从而寻求他们灵魂的安全。当他2003年底来到上海时,他生命开始时的各种不适只能用语言来表达,以表达疏远所带来的精神冲击。然而,十多年后,他已经定居上海,所谓“这里的宁静就是我的家乡”。他认为,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深入,农村文明和城市文明已经处于高度依赖和相互尊重的状态。嗯,既然我不能回去,我就“把另一个国家作为我的家乡”“不管你是谁,你都必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不仅你吃的食物来自土地,你使用的食物也来自土地。即使一只鸟或一束光落下,它最终还是会回到陆地上。因此,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块属于你的土地,总有人在为你耕作。”陈仓寻求土地的支持,所以他尊重和珍惜土地。他希望用自己的作品告诉人们,当移民成为不可避免的事情时,他应该仍然过着一种宽容的生活,并努力建设一个新的家园,在那里,随着传统道德文明的回归,灵魂和身体相互融合。

八卷本系列《陈仓入城》旨在为一代入城人士的心灵书写一段历史。人物经历的命运、喜怒哀乐和情感碰撞触及了时代的痛点。

记者:从农村到城市,移民过程中存在心理差距,这是现代中国社会发展中的一个普遍现象。人们正在他们的新住处寻找家乡的影子。

陈仓:我们有两个家乡。在这个大移民的时代,不仅农村人在流动,城市人也在流动,从农村到县城,从县城到省会,从省会到外国,甚至在同一个城市,他们在不同的车道上流动,所以大多数人有两个家乡,一个是不能返回的老家乡,一个是刚刚扎根的新家乡。马尔克斯说没有亲人葬在这里,这里就不能称为你的家乡。一旦我被埋葬在两个地方,这两个故乡就会形成。他们就像双胞胎,穿着一样,血统一样,意思一样,体重一样。有我们爱的所有人,所有的花、花、草、草,还有我们朝圣的所有寺庙。

记者:当作家袁敏评价你小说中的“我”时,他认为“我”有很多矛盾。她理解这个矛盾。她认为这种矛盾是灵魂在偏远农村游荡,身体从农民变成城市人后内心分裂的表现。这种由内心撕裂引起的矛盾可能是你写作的灵感之一。和你第一次来上海相比,你现在的想法有什么变化吗?

陈仓:我认为这种矛盾是大移民时代的特征。这在进入城市的人群中很常见。这是一种冲突,一种斗争,甚至是一种令人心碎的痛苦。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进入城市,一些地方文明需要被保护,一些城市文明需要被接受。这是一个相互入侵和最终和解的过程。灵魂不是虚幻的物质,它是一种附着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感觉。当我第一次来到上海时,我发现一切都不尽如人意,到处都有障碍,下雪是不愉快的。因此,我总是充满反抗,写了许多城市人所说的对农村人的“歧视”。现在不同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一个人看到一棵树和一棵草,他的心就会怦怦直跳,他的眼睛就会像前世的恋人一样充满深情。我最近写了一本名为《上海反思》的小说,反映了上海对美国农民工的善意。

商洛,陈仓的家乡,位于陕西省东南部的秦岭。图为商洛塔云山

记者:你的写作是从写“回不去”主题回到提出“扎根”理念的有效途径。反季节增长是“回归”的第一篇文章。在那之后,你已经一篇接一篇地写了许多文章。然后,所涉及的重要问题是“如何重建另一个家乡”。你现在有这个问题的答案吗?

陈仓:我觉得很多美好都是感受出来的,很多苦难都是回忆出来的。我刚刚来上海的时候,非常想家,想那些亲人,想我们家会捉老鼠的猫,想我出生的大宅院,想屋顶的炊烟和门前的那条小河,还有夏天的蝉鸣和春天的杜鹃花。但最近几年,回去一看,什么都变了,和记忆中不一样了。我们家的大门已经锁了好几年了,村子里没有一个亲人了,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三分快三投注 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 河北快3投注

上一篇:渠县交警严查各类交通违法 200余辆电动车挨罚 下一篇:合力探索产教融合的中国路径

热门资讯

回望赵先闻写生与彩墨作品展10月13日在滨州市美术馆开幕


曾国藩墓受损只剩坟包 官方:保护机构频繁更替所致


莱州城港路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书法美术展


部分企业职工国庆假期坚守岗位 表达对祖国深情祝福


齐白石画展,每幅画旁边挂着放大镜,放大17倍,网友:还是不过


国庆70周年“宣言”:长风破浪会有时


“兵兵”跃上汉绣展荆楚风韵,汉绣非遗传承人自创50幅作品迎军


齐商银行一日连收十张罚单 共计被罚121万元


猜你喜欢

撤县设市!长垣市今日正式揭牌


年轻人按按使气机顺畅解烦闷,老人按按疏通血管!助消化


天气凉凉,也抵不住嘉年华的狂欢热情,周末带娃一起来嗨


这个村子,1959年到2019年时隔60年,两位支书受邀参加


再现《卧虎藏龙》经典场面 2019国际竹博会四川眉山开幕


莫雷有“政治野心”?被称曾想借姚明名气为自己竞选市长拉票


24集大型文献专题片《我们走在大路上》今起播出


英雄联盟:啥?原1907 FB战队教练,因诈骗罪被英国警方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