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共享模式”持续亏损影响,愿景基金二期募资受挫
[ 编辑:桑科资讯 | 时间:2019-11-01 12:29:35 | 浏览:4971次 ]

软银集团视觉基金投资的公司中,上市优步和slack长期亏损,共享经济中未上市的初创企业面临长期无利可图的压力,专注于人工智能的孙正义视觉基金(Masayoshi Son's Vision Fund)在第二阶段面临筹资问题。

从国际角度来看,国内市场已经回归,以共享自行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案例曾引发公众舆论对资本过度增加的质疑。在白热化的竞争时期,共用自行车车头的企业在半年内进行了密集的四轮融资,然后在大量烧钱补贴后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相继被大公司收购,在没有任何收购的情况下勉强生存下来,或者直接倒闭倒闭。到目前为止,长期以来,共享经济和资本的代表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1000亿第二阶段资金被搁置

几天前,孙正义在接受日经商业的采访时说,“当我看到美国和中国公司(指软银集团投资股票的公司)的增长时,我强烈感觉它们不够好...结果离目标很远,这让我感到惭愧和紧迫。我曾经羡慕美国和中国市场的规模,但现在我可以看到许多热门和快速增长的企业来自东南亚这样的小市场。日本企业家,包括我自己,没有借口……”

投资机构认为纽曼的内部管理非常混乱,公司长期亏损,我们工作的商业模式不是技术公司,而是传统的房地产业务。

Wework的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wework的净利润分别为-4.3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三年共亏损33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9.04亿美元,同比增长约25%。

上个月,我们工作宣布副主席塞巴斯蒂安·冈宁汉姆和我们工作的首席财务官阿迪·明森已经取代纽曼成为联合首席执行官。两位新领导人的目标是让公司回归核心业务,即向自由职业者和企业租赁时尚的办公空间,并将公司从边缘业务中拉回,如学校、公寓楼和纽曼涉足的其他业务。

优步和wework作为烧钱但无利可图的共享经济案例,给孙正义和愿景基金带来了直接而明显的负面影响,如愿景基金二期融资困难。

2016年10月,软银集团宣布成立愿景基金;2017年5月,该基金第一轮融资930亿美元。2018年,愿景基金又获得了50亿美元的资金。其lp团队包括软银集团、沙特主权财富基金、阿联酋mubadala投资基金、苹果、高通、富士康科技、夏普、拉里·埃里森家族办公室等。两年内,孙正义通过愿景基金(Vision Fund)第一阶段在全球投资了82家科技公司,包括优步、滴滴出行、grab、wework、cruise等涵盖大型旅游、金融技术和医疗卫生等诸多领域的初创公司。

2019年6月,软银官员披露的数据显示,在71项投资总计642亿美元后,愿景基金实现了62%的回报率。投资组合中的共享旅游公司优步和企业信息服务公司slack都已上市,但都处于亏损状态。

9月5日,slack公布了上市后的第一份财务报告。财务报告显示,slack第二季度的经营亏损为3.637亿美元,占总收入的251%。去年同期经营亏损337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37%。优步报告称,2019年第二季度亏损52亿美元,这是该公司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的最高亏损。上一季度,优步报告净亏损10.1亿美元,每股亏损2.26美元。

目前,愿景基金贡献了软银超过一半的年度运营利润,但大部分都没有实现收入。

今年7月,软银宣布推出第二个愿景基金——愿景基金2,募集金额为1080亿美元。该集团计划投资380亿美元。然而,路透社后来报道,鉴于软银最近投资受挫,资产负债表上缺乏可用现金,其1080亿美元承诺的顺利履行也受到质疑。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Saudi Public Investment Fund)占愿景基金一期投资的一半,此前曾表示,将只把基金一期的利润投资到基金二期。

此前,软银官员宣布,由于出售其在阿里巴巴集团2.8%的股份,2019财年第一季度(2019年4月1日至6月30日)的合并将包括约1.2万亿日元(约111.2亿美元)的利润。

行业分析师表示,软银视觉基金表现不佳,出售阿里股票的利润可能会提振市场信心。

共享经济真的可靠吗

优步和wework等外国以及mobike和ofo等国内国家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无论是否上市,都面临着长期亏损的行业困境,这导致了与背后资本机构的紧张约束关系。

除了优步和我们在国外工作的典型案例,中国的典型案例是共享自行车。在共享经济概念的鼎盛时期,资本巨头们涌入以mobike和ofo为代表的总公司,并利用大量资本投资来推动烧钱补贴洗碗。

从2016年到2018年,在资本和资源的刺激下,企业家和投资者在整个自行车共享领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该行业中很少有像共享自行车这样的初创项目会在短时间内聚集大量资本和稀缺资源。他们也会在短期内遭遇破产和毁灭、退出和创新。

自2016年以来,由于资本的快速流入,整个自行车共享行业的竞争变得白热化——OFO每年获得四轮融资;相应地,mobike在下半年跟进了四轮融资。时任mobike首席执行官的王小峰公开表示,他对2016年的融资速度不满意,但本可以更快。2016年一年只有五轮,我原本希望有六轮。城市扩张也不够快。只有六个新城市将于2016年12月初开放,希望更多。申请人不到1000人,我希望更多。

一些早期的ofo员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6年的大规模资本流入有他们自己的计划。他们并不真正关心ofo的生死,只关心ofo跑得是否够快。对一些风投来说,这已经足够快了——这意味着更大的融资规模、更有价值的股权价值和更大的被接受的可能性。

一位深入参与mobike和ofo合并的投资者告诉《第一财经新闻》,过高的融资速度推高了自行车共享公司的估值和创始人的雄心。他们坚信,他们的独立开发可以创造更多的市场空间和更高的上限,直到资金几乎用尽,接受要约的管理层提出了更高的评估要求。创始人受资本驱动,但忽略了实际业务的落地和用户需求的调整。

复星郝彤资本创始人合伙人刘凯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线拼车和自行车行业都存在资本加速成熟、恶性竞争和资源浪费等现象。由于企业在资本的帮助下过度发展,其自身的技术实力和经营能力在核心没有得到提高。资本冷却后,行业进入稳定状态,企业开始衡量运营成本与收入之间的关系,并逐渐回归市场自我配置。

上一篇:小学生课堂喝水的气势,把老师给镇住了,又一个爷爷带出来的娃 下一篇:智库锐见丨崔士鑫:“短视频 扶贫”的传播逻辑与运用启示

热门资讯

加快推进医养结合,打造老龄化时代的健康中国


推动DICT应用业态发展?助力5G数字化转型


Kitty Hawk新款电动飞机:声音比洗碗机还轻


“百吨王”能过桥吗?专家:多轮特种车辆,报备后走指定路线


刷新服务速度!烟台高新区仅用4小时帮企业完成注册和银行开户


《星球大战绝地:陨落的武士团》PC配置公开 推荐竟要求32G


下个风口在哪里?精准扶贫如何作为?福建省自媒体联盟首次主题分


疑似双折叠!小米官方:屏占比的上限只是100%吗?


猜你喜欢

私下有商量?张柏芝香港开潮店,与谢霆锋饼店百米之遥


“央地”联动再添一例 中车拟拿下*ST安凯


沪深两市今日起停复牌股票一览(9月26日)


MSC认证海产品年销量突破1,000万吨,MSC标准覆盖全球


株洲:推进教育事业改革 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江阴5个项目(课题) 获省科技成果转化专项资金资助


斯科拉:现在这支国家队让我想起了黄金一代


承诺一定做到 国游《Will:美好世界》设定集众筹开启